荆楚华章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荆楚华章 > 正文

祭张友高公 尹钊东

更新时间:2017-04-01 11:17:32点击次数:859次字号:T|T

维丁酉年清明某日,山人撰文遥祭内兄张友高公,以尽心丧。



呜呼!魂兮归来!自公西游,已二载余矣。公登彼极乐之土,拜释祖学法论经欤?抑入缪斯之宫,徜徉文山书海欤?何乐于彼,而不思归邪?



公心何忍,置妻儿于南岭!公之西游,转瞬即行,虽稍托后事于挚友,却遗伤悲于亲人。岳丈年迈,含泪挥毫,挽东床之倾折,哀佳婿之远行。岳母老矣,浊泪满襟,怜外孙以悲催,伤爱女之恸情。娇妻伶仃,强忍悲声,隐实情于小女,真可怜之母性。老母古稀,独居老家,遥知凶讯,终日号哭,倚门远望,盼子归焉。两妹卧病,不能临殓,唯有含悲,梦泣而醒。呜呼痛哉,夫复何言!



公心何硬,忍听良友之悲声?君西行,亲朋皆惊,楚天含悲,鹏城日阴。黄公亚琳,弃繁忙之商务,亲揽诸事;建新忘年,远退休之悠闲,奔走偕忙。陈公义万,闻之失声,细书凭吊之哀文;曹公汉厚,痛失挚友,挽公之联立成。东潮遗孀,解囊相助,吊公儿女,以俟长成。同窗好友,云集鹏城,公好阔谈,期而送行。高朋满座,而公独寝,一厅悲声,公心岂宁?今日垂泪之吊客,乃昔日阔谈之嘉宾。一念祭文,声常哽咽,追悼礼毕,顽子跪谢。一室之内,何凝愁云?忧心沉沉,有胜万钧。撒鲜花,瞻遗容,此地一为别,阴阳两相隔!



公心何安,置骸骨于南山?祖父孤独,盼汝为伴,先父早逝,邻圹已难,老母白发,盼汝骨还。彼苍者天,曷有其极!奈何贮之方寸,放之于高阁?公尝遗言,当撒骨灰于后海,伴鹏城之热土,与之同化,廿年奋斗于斯,亦有作为于斯也。然公之女尚小,他日思公,祭奠无门,故暂存之,以俟后论。



公生于擂鼓冲,奋斗以擂鼓之精神,不稍惰。公尝言曰:“人之有大作为者,必天赋、勤奋两全,缺一则只可小成。吾无天赋,唯勤奋耳!故勤奋不辍。”自武汉至深圳,由罗湖而南山,未尝一日殆也。尝记某日,公之《中原突围》剧本初成,弟在其旁,时公与子独处,夜已深。公留与饮,同尽杯酒,酒未下而公泪双流。其苦辛如此。弟心知,然言讷,无以为劝,唯更尽杯酒以慰之耳。公当记否?今日思之,如在眼前。今日祭汝,只能独饮,吾心悲催,曷有其极!



自公西去,弟未有一字吊之,非弟无情,实乃思之则伤,常泪奔而辍,不能竟文。弟以为,写吊公之文,必先练心,使坚硬如铁,其次练情,使血冷如寒冰,纵泰山崩于前,而能不稍假颜色,方可提笔,不然,涕泣涟涟,难以竟文也。弟常提笔,又常弃置之,故二年余,弟心常悲,难有一言也。然思五柳尝言,托体同山阿,此亦人生之归宿耳。生当尽力,苦亦犹欢,死如卒章,暗余流芳。



公好文,欲成千古文章,掘国史,警世人,所求大,故费神思,伤劳体,以致蒙病。弟初惊闻,竟不之信。然睹公夙兴夜寐,窃以为此乃天欲令公稍歇,故以病扰之,或天将降大任于公,而病乏其身也。后果病愈,亲朋皆劝公爱身惜命,勿过劳忧。然公以为时不我待,更勤著文,重展宏图。弟亦好文,然睹公如此劳心,故不敢轻为。不意公病复发,半道西游,诗文小说存于电脑,不能面世,诚可恨也,诚可痛也。其天妒也欤?



今天朝重文,公如尚在,必能乘风而翱翔九天,惜哉!弟一介庸夫,无才扬公之名,亦无次结集公之文,以令天下知也。公在九泉,亦遗长恨矣。今弟唯以此文遥祭,使公知弟日夜思公之抱负,以自励也。其余各事,弟当尽力,公勿忧,当逍遥西游,乐生时未乐之事也。不能尽言,呜呼,诚可痛也!

 

 

 

十哭张友高//尹钊东



一哭大悟张友高,书山文海逞英豪。
可怜因病把身殒,一身傲骨黯然消。
 
二哭大悟张友高,深圳大道姓名标。
再现鹏城兴盛功,寻章摘句身心劳。
 
三哭大悟张友高,天命之年把家抛。
栋昌草庐今犹在,唯余老母空念叨。
 
四哭大悟张友高,忍心生别妻儿娇。
黄泉碧落如有知,誓死不过奈何桥。
 
五哭大悟张友高,著作诗文存电脑。
一心著文济苍生,哪想金秋松先凋。
 
六哭大悟张友高,与友阔谈喜论道。
大悟文友群英会,独少文匪张友高。
 
七哭大悟张友高,睹君文章躬自悼。
思君不知君何在,但见瀤水空滔滔。
 
八哭大悟张友高,叫声哥哥你可好。
后生一曲唱未响,大江歌罢音渺渺。
 
九哭大悟张友高,影视剧本许多稿。
霹雳彩虹无播期,突围中原将军笑。
 
十哭大悟张友高,天堂路上你走好。
脱去凡体臭皮囊,阴阳两地皆天骄。
 
注:
    《深圳大道》张友高代表作,反小说体长篇小说。
    八指其歌词代表作:《叫一声我的哥》《大江歌》《后生歌》。
    九指其影视剧代表作《中原突围》、《徐海东大将》、《霹雳彩虹》。

 

(编辑:admin)